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会员  忘记密码
搜索:      中文版  English  收藏
  思想家 经济学家   专家团 成为专家   经济数据 行业数据   拿地造房
  企业家 行业专家   企业主 注册客户   楼市大全 经营工具   卖房买房
  思想社介绍
  郭海臣其人
  业务分布
  业务流程
  获得奖励
  著作丛书
  商业理论
  财经文库
  管理文库
  营销文库
  策划文库
  鬼谷智慧
  实战真经
  案例解析
  环球咨询
  城市经营
  乡镇经营
  住宅地产
  商业地产
  旅游地产
  大盘开发
  工业园区
  城市综合体
  视 频
  音 频
  幻 灯
  图 库

思想  


郑永年:如何管理亚太海洋争端
作者:郑永年      时 间:2014-12-10
关键词:亚太海洋争端 中美关系 周边外交
 

近年来,亚太地区的海洋争端形势变得越来越严峻。这种局面是美国、美国的盟友和中国三者之间互动的结果。简单地说,美国方面就“重返亚洲”、“战略再平衡”说得太过于高调;美国的亚太盟友则在利用此机会、追求自己的利益方面,过度使用了它们各自与美国的同盟关系;而中国的反应则过于激烈和过度。要解决亚太的海洋争端,就是要处理这三者的关系,避免陷入恶性循环。对这三者之间的关系,做些客观的分析。

第一,美国说得很高调,但在实际层面并没有实质性的进展。自从美国前国务卿希拉莉提出要重返亚洲,来平衡中国的崛起以来,美国在这方面一直处于非常高调的状态,从总统到各主要官员都在强调这点,并且主题也很明确——平衡中国。实际上,美国“重返亚洲”并非毫无理由。亚太地区已经成为世界经济的重心,这个地位在今后数十年不会有什么大的变化。中国是第二大经济体,日本第三,印度在崛起,东盟(亚细安)也在快速发展。世界经济重心在那里,一个国家的战略也会走向那里。在很多年里,美国越来越像一个亚太国家。美国实际上在希拉莉宣布重返亚洲之前,就已经开始把其战略重心转移到亚太地区。如果回溯历史,不难发现,美国一直在亚太地区,从来就没有离开过。

美国宣布重返亚洲,但实际上又做了什么呢?在实质层面,美国本身并没有改变亚太的权力格局。就美国的能力来说,已经不如从前了。二战之后,美国在政治、经济、军事、文化和外交都强大,是一个全方位的大国。但今天美国力量已今非昔比。尽管美国仍然是军事大国,但其政治、经济和文化等方面都失去了往日的吸引力。美国向外推行民主制度,但效果并不好,在本区域也一样。如果美国的重返是经济上的,亚太地区的国家是欢迎的;但如果只是军事上的,则对本区域并无益处,因为这很容易演变成美国和中国之间的军事竞争。亚太国家,包括那些和中国存在着领土争端的国家,都和中国发展出了非常紧密的经济关系。中美关系好的时候,他们的生活很好过;但如果中美关系转坏,他们就很难安宁了。如果要他们在中美之间作选择,那是件很不容易的事情。因此,一些国家一方面希望美国回来,但另一方面也不希望中美之间发生冲突。在这样的情况下,美国也做不了什么。

第二,在亚太海洋问题上,美国的盟友尤其是那些和中国存在海洋纠纷的国家的行为,也至为关键。这些大都是小国家,恐惧于中国的崛起。小国恐惧于大国,求助于本区域之外的大国来求得安全。一些国家觉得现在时间在中国这一边,如果将来中国真正崛起了,他们的国际空间就会被压缩。因此,他们要在中国还没有真正崛起、而美国仍然强大时,利用美国来平衡中国。从这些国家的国家利益来看,这种行为也是可以理解的。只不过一些国家的行为已经到了非理性的程度。

追求国家利益,把利益最大化,这是任何国家都会做的事情。不过,一些国家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他们相信有美国在背后支持他们。有美国和没有美国,他们的对华政策是不一样的。他们之所以这样认为,是因为他们意识到了美国的“盟友包袱”。联盟战略是美国维持世界霸权的有效方法;但同时也是美国的负担。美国对同盟没有其他的选择,只有支持,而不管同盟做什么。美国的同盟逻辑就是,“我盟友的敌人就是我的敌人”。但实际上则不然。我的盟友的敌人并不一定是我的敌人,而是我的朋友。美国的同盟逻辑迫使美国支持其盟友,即使这些盟友所做的事情,并不那么符合美国的利益。

卸掉同盟的包袱

在同盟方面,美国失去了调整的机会。冷战结束之后,美国已经没有明显的敌人。那个时候,美国可以调整同盟战略。美国的同盟都是针对敌人的,即第三方。转型是可能的,例如这种同盟可以转型成为一个特定的问题,例如恐怖主义或者其他区域问题。美国不仅没有调整,反而强化同盟。因此,美国到处寻找敌人。中国很显然成为方便的“候选人”。今天,如果不能站在同盟这一边,美国的国际信誉就会消失,从而导致美国更快的衰落。不调整同盟战略的话,也同样面临挑战,那就是,同盟的敌人是“谁”?是中国?如果美国失去中国,美国同样也做不了世界的霸权。如果中美两国之间形成冷战,美国充其量只是半个地球的霸主。如何通过同盟的转型而卸掉同盟的包袱,是美国今后面临的一大挑战。

对美国的同盟来说,同盟战略也不见得符合长远的国家利益。今天的地缘政治格局,是美国为首的西方地缘政治利益在亚洲扩张的结果。从长远看,美国的相对衰落必然会影响到地缘政治秩序的重建。对中国的邻居来说,和中国的关系必须建立在“你不可选择你的邻居”这个简单的原则之上。小国要追求和保护自己的国家利益,这是可以理解的,但也需要顾及地缘政治的变迁。

第三,中国对美国和其盟友的过于激烈的回应,也在客观层面加剧了亚太海洋局势的复杂性。目前,世界的舆论不利于中国,因为中国本身缺少话语权。从一个中立的立场来看,中国的确大都是反应性的,并没有主动挑起事端。例如在和日本的钓鱼岛之争上,中国始终在回应日本的行为。日本方面这样做或许有其内部原因,但很显然日本在这样做的时候,不能不顾及中国国内的反应。中国是一个崛起中的大国,没有任何理由为了日本国内的原因而吞下这个苦果。

在南中国海问题上也一样。南中国海的岛礁之争中国并不占优势。越南和菲律宾已经占领了岛礁的大多数。如果这些国家足够现实,应当坐下来和中国谈判。南中国海问题具有历史性,但这些国家现在要用国际法来和中国谈判。尽管表面上显得很理性,实际上并不是,因为很难想象中国会轻易放弃其历史权利。当然,相关国家也并非真的相信国际法能够解决问题。一直在主张中国要遵守国际海洋法的美国,本身也并没有批准和加入国际海洋法。实际上,相关国家所相信的是美国的能力,相信美国会一起来对付中国。对美国的盟友过度使用美国,中国也是很明白的。中国有时也会主动出击,显示其能力,而这也促使局势的复杂化。

可以预见,亚太海洋争端不会轻易消失。对所有相关国家来说,问题是如何管理?如果演变成国家之间的公开冲突,谁都会是输家。但有足够的理由相信,一种有效的管理是可能实现的。

第一,相关国家要确定共同的利益。海洋安全是亚太区域的公共利益,关乎到每一个经济体。人们经常恐惧于中国会破坏亚太海洋的稳定。但这种担忧毫无理性。亚太海洋安全至于中国的重要性,远远超越其他所有国家。中国今天已经是世界上最大的贸易大国。在未来,贸易对中国的重要性只会强化。随着中国建立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中国的贸易大国地位不会改变。贸易大国需要海洋安全。今天中国85%以上的海洋贸易要经过南中国海。说中国会威胁到南中国海的安全,没有任何道理。再者,中国和亚太国家也已经形成了产业链,很多产品的零部件在亚洲各国生产,然后运送到中国,由中国组装出口。亚太地区已经形成了事实上的经济命运共同体。没有国家会破坏海洋安全。当然,出于同样的理由,中国也不用担心有关国家会破坏亚太海洋安全。这种共同利益会促成亚太海洋集体安全的机制的确立。维护亚太海洋安全是所有相关国家的责任,尤其是中国和美国这样的大国。

其次,作为本区域的大国,中国要承担更多和更大的责任来控制争端,维护海洋安全。中国已经把海洋航道安全和对一些岛礁的主权争议区分开来,提出“双轨”方案,即把航道安全和主权问题分开来谈。在早期,中国对南中国海只是一个笼统的概念。这种分离是很大的进步,表明中国承认海洋安全是区域内国家的共同事务。不过,在控制岛礁争端方面,中国还可以做得更多。例如,中国可以再进一步采用新形式的双边主义,即多边主义之内的双边主义。中国应当照顾到“小国恐惧于大国”这天然的事实。可以在中国-东盟的多边构架内,进行双边的岛礁主权谈判。再者,中国也可以以更大的努力,来推动南中国海共同行为准则。中国实际上可以要求东盟管理好其成员国,而不是指责中国。一个团结的同盟对中国有利。

其三,亚太区域中美的合作更为重要。可以预见,美国作为亚太国家的地位只会强化。中美关系不是一对简单的双边关系,而是当今国际政治秩序的结构或者两个柱子,缺一不可。哪一方出了问题,国际秩序就会倒塌下来。并且,从单纯的双边关系来看,合作领域远远大于冲突的领域。一个简单的事实是,中美之间并不存在任何直接的地缘政治冲突,很多所谓的地缘政治冲突,都发生在中国和美国的盟友之间。

亚太区域是一个开放的区域,地区事务不仅对这个区域的国家开放,也对其他国家开放。不过,中美两国必须承担更大的责任。这里,中国一直所奉行的开放型区域主义值得重视。多年来,中国尽管也感受到了来自美国的压力,但并没有学美国去组成同盟。中国强调的是国家与国家之间的伙伴关系,而非同盟关系。伙伴关系是为了解决共同面临的问题,而同盟关系往往需要一个“敌人”。这要求美国能够超越冷战时代形成的传统同盟战略,改革同盟战略,转向针对大家共同面临的问题和挑战。

在全球化时代,各国有太多的共同挑战了,例如极端伊斯兰主义、各种形式的恐怖主义、气候变化等等。只有合作,大家才能促进共同利益,大家都是赢家。如果走向冲突,大家都是受害者和输家。

       作者是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所所长。文章仅代表个人观点。本文是作者在北京“2014年香山论坛上的演讲。
回到顶部

上一篇:美国对“新型大国关系”的立场 下一篇:契约精神
 
关于我们 | 会员注册 | 友情链接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郭海臣思想网服务邮箱:guohaichen@vip.qq.com  粤icp备090066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