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会员  忘记密码
搜索:      中文版  English  收藏
  思想家 经济学家   专家团 成为专家   经济数据 行业数据   拿地造房
  企业家 行业专家   企业主 注册客户   楼市大全 经营工具   卖房买房
  思想社介绍
  郭海臣其人
  业务分布
  业务流程
  获得奖励
  著作丛书
  商业理论
  财经文库
  管理文库
  营销文库
  策划文库
  鬼谷智慧
  实战真经
  案例解析
  环球咨询
  城市经营
  乡镇经营
  住宅地产
  商业地产
  旅游地产
  大盘开发
  工业园区
  城市综合体
  视 频
  音 频
  幻 灯
  图 库

专栏  


俞敏洪:希望,一生与年轻相伴!
作者:俞敏洪      时 间:2014-11-29
关键词:俞敏洪 年轻人 投资

 

说到创业,黄怒波应该是创业者的代表,他是从国家系统出来的,其实我也算国家系统出来的。我们出来,某种意义上既是对当时体制的一种反叛,但更多是一种青春的冲动,当时我们还没到三十岁,风华正茂的时候,反叛对我们来说也算是一种时尚。

大家都知道创业也好、冒险也好,跟青年人密切相关的事情,对所谓成熟的社会、成熟的人以及成熟的体制充满了厌恶,我觉得这不是一个年轻人应该干的事情,北大已经是充分自由的地方,但我觉得空气如此沉闷。我出来时,周围很多认识的人,包括北大领导、我的朋友都说俞敏洪你身上看不出一点点做生意的基因,你出去是死路一条。很长时间,无数人叫我个体户。

实际上在那个状态下,我们也依然坚信未来是属于我们这一代人的。现在20多年过去了,我们从一个20多岁的小伙子变成了50来岁的中年人,不光年龄增加了,整个身心也走向了中年。回过头来思考的时候,我发现自己绝对不能变成一个所谓成熟的人,在一种成熟的体制以及舒适的状态下生活。因为我知道所谓的成熟意味着遮蔽你的眼光、磨钝你的锐气。所谓的成熟有意无意主导年轻人的发展,所谓的成熟有意无意看清楚一些事情,而且所谓这些事情甚至是你看来的愚蠢,看来的不规矩,看来的破坏和颠覆。著名作家毛姆说过这么一句话:“当你听到年轻人自信满满、目中无人地满口胡言时,当你看到他武断教条、偏执狭隘时,你生气做什么?指出他的愚昧无知做什么?你难道忘了,你跟他一般年纪的时候也是这般愚蠢、武断、傲慢、狂妄,我说的你,也说的是我。”

实际上当我们自以为自己成熟的时候,已经离开这个世界,离开这个时代,变得越来越远了。我一直认为自己是一个跟年轻人不断打交道的人。每年新东方培训的学生总共有300万人,13岁到25岁这个年龄段的年轻孩子有200多万,我依然感到我有的时候对年轻人不断用挑剔的眼光,这是一种不自觉的眼光,你自以为你历经沧桑,自以为对这个世界有透明完整的了解,但当我们发现我的孩子在玩着ipad,玩着手机,当他们所有的交流都在跟现代世界在发生接触的时候,我突然发现我已经落后了,我一直以为自己打字非常快,一般人比不上我,但我突然发现我的孩子在ipad上打字、在手机上敲信息的速度居然能追上我在电脑上打字的速度,我发现自己真的落后了。

移动互联网时代,毫无疑问就是一个年轻人的世界,不管你承认还是不承认,年轻人正在向我们走来,他们从我们身边走过,走向比我们更远的地方。过去,马云、李彦宏、马化腾这些人,第四代互联网创业者用了十年时间做到今天这个规模,是很伟大的事。而我们突然发现一瞬间(可以)做一件事情,在一两年以内他们(年轻人)就开始影响世界,他们公司的估值开始达到十亿、二十亿美金。我们到Facebook访问时,发现他们的创始人大概三十岁不到,就已经掌控了一个两千多亿美金市值的世界,并且在他们系统上影响了八亿人的生存状态,我感觉我们这代人开始变老了。

当我们变老的时候,有什么办法参与年轻人的世界就变成一个非常重要的话题。对我来说,实际上至少为年轻人做了两件事情:第一件,我每年都对两百多万大学生和中学生进行演讲,通过演讲我至少还能从学生中间捕捉到追求生命的火花和追求未来的期望。你的讲座放在网上有上千万去看的时候,为什么还要走向现场每年做100多场讲座?我说,他们看到网上的视频,激动只有一天,如果现场听过我的语言,他们可能激动一个月,他们的生命或许从此发生改变。

其次,每年大量学生因为新东方培训进入中国更好的大学,进入世界顶级大学。毫无疑问,我们帮助年轻人实现了更好的梦想。创业的年轻人百分之八九十的人跟我们说,我们曾经是新东方的学生。

徐小平跟我差不多是同龄人,但他确实把自己当做年轻人,把自己的心灵和灵魂都沉浸到年轻人世界中的年轻人。当新东方上市以后,徐小平从新东方董事会离开,他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怎样帮助年轻人。我记得这个路径特别清晰,当他跟年轻人交流时,忽然发现这些帮助是虚的时,决定用新东方上市得到的钱帮助年轻人。徐小平做的真格基金之前至少投入了十个项目,每次到银行取钱老婆都跟他打一次架,因为取的都是自己的钱。前两年你不可能有任何可能的赚钱机会,现在他爱人非常支持他,因为他投资的三家公司已经成功上市,徐小平的成功不是对于天使的眼光而是对于青春的热爱。这恰恰也是我在新东方做的事情。我们必须永远跟青春挂钩,我们必须永远相信年轻,才能跟这个时代挂钩,跟未来希望挂钩。

毫不夸张地说,我是从年轻人身上拿钱最多的人,其实不是我投资年轻人,首先是年轻人投资我。他们把钱给我们了,我们才有钱再次投资。所以毫无疑问,我不能光拿年轻人的钱,当我们看到徐小平已经成为我榜样的时候,其实我之前已经有这样的意识,当年李开复做创新工场时,小平还没有做天使投资,我既是创新工场的GP(General

Partner,一般合伙人)又是他的LPLimited

Partner,有限合伙人),后来只要觉得跟年轻人相关的靠谱的基金都投了,投了十几家基金。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帮助年轻人。在这个过程中间我突然发现,我是一个特别喜欢主导的人,我喜欢亲自有一种帮助人的感觉。我想徐小平在这个地方做的风生水起,而且他鼓动年轻人的热情和风格比我更加厉害。我想我要插一脚来共同做,我也当GP,什么时候跟GP分台的话,是不是把他风头给抢走了?(笑)另外,我觉得中国不管是PE还是VC,很多中国人真的缺乏这样的勇气,愿意把钱扔下去不求回报。坦率地讲,我自己一个人的时候不敢做,因为我没真正做过这样天使的筛选,我知道年轻人的热情,我也怕我是热情了,但把三亿人民币投进去一个没成。所以,做一件事情需要天时地利人和。

其实,我和盛希泰经常见面,但总是匆匆忙忙,十几年前我们一起喝酒,家靠的也比较近。第一次打电话什么感觉呢,当时我家里来两个客人,我发现没酒了,就给盛希泰打个电话说需要一瓶茅台酒。他说,你到我家里来取吧。没想到他给了我整整一箱12瓶茅台酒,我就觉得这个人很大方。另外,他的家庭成员也跟北大有关系,所以走的近了。一来二往熟了,我跟他再次见面时,这两年他已经一门心思投入到天使投资中了,他把成功案例给我看,我想真的需要这样一个合作伙伴,后来我们决定一起做一个基金。我相信未来我们天使基金会有大量的合作。我相信由我出面来主导这样一个基金,至少把年轻人的视线跟我们紧密相连。因为我刚才说过,这个世界未来永远属于年轻人,不管年轻人有多少的缺陷,一定是年轻人的世界。我希望等我离开这个世界时候,我的墓志铭一定刻上一句话:他一生与年轻相伴。如果那一天只有一个人来看我,我希望这个人不是徐小平,而是一个年轻人。

俞敏洪和盛希泰接受《中国企业家》采访问答精选

盛希泰:在中国创业投资很方便,但是只有1%的人适合做CEO,实际上各种O都不缺,CEO是缺的。做追随者比较容易,做老大比较难。那天我在北大有一个演讲,说创业之路很绚烂。为什么说绚烂呢?你准备过的很绚丽的日子,只有1%的时间,99%的时间你都要过烂透了的日子,这是比较有意思的事情。你选择的生活是什么样的?失败了就是死。这和打工的成本不一样。这是我觉得特别重要的心理素质,没有这个心理素质你不要出来干事情。

俞总跟你的老朋友徐小平的真格基金相比,洪泰基金的优势在哪里?

​​俞敏洪:首先说天使投资永远不是一个竞争关系,因为中国的天使投资实在是太少了,跟美国相比的话。

盛希泰:美国去年是25.8万人,中国就几千人。投项目的话,美国天使项目四五万左右。

俞敏洪:咱们中国加起来连一千都不到,所以说它的领域太大了。实际上我们成立洪泰基金有两大好处:第一个是徐小平跟我是同一种思维模式,都是新东方出来的。我觉得毫无疑问盛希泰的思维模式跟我们不一样。第二个,实际上我是年轻人的核心,可以这样说才刚刚开始。每天我往团队里面发项目都挤不过来,年轻人希望到我这里来。重要的原因之一是他们想要得到资金支持,还希望得到精神支持,从我身上可以找到更多的精神支持,所以我更加愿意来做这样的事情。第三个和真格相比,我们是相互(促进)的,这么一个团队可以沿着天使的使命,我们会进一步扩大,形成一个某种意义上良性促进的局面,举个简单的例子,我们这个基金一宣传,很多天使基金是有一定的危机感的。又杀进了两个人开始做这件事情,好像被抢走了一样。大家愿意为年轻人创业提供更加精细的服务,对创业者也有好处,其实是一个好上加好的事情。

你们选择LP的标准是什么?除了黄怒波、王中军这样的企业家以外,还会有其他LP类型吗?​​盛希泰:如果我们不挑选LP的话,基金的规模是控制不住的,搞的太大了。因为天使投资每个项目金额不大,两个亿可能投一两年,再大了的话没法玩。昨天我跟俞老师开玩笑,别的基金成立的时候发愁没有人,我们不是这样。我们想要打造一个能够给创业者更好服务的平台,我们LP会发挥能力找到一些资源,能够更好的帮助投资的企业。到目前为止,我们LP的成员是整体水平非常高,大佬很多。实际上这个基金除了我和敏洪兄以外,LP(有限合伙人)也是一部分。我们肯定要非常谨慎的选合伙人,达不到量级不行。

俞敏洪:我们有一个共识,希望这些人对天使投资的鼓励、关于创业创新的理念,能够让年轻人从内心里感觉到支持。因为这是一个年轻人的世界,年轻人会是失败和成功交替的世界。我们不希望一个基金合伙人过来就是投一点有收益,或者你必须保证我的收益,或者说你来了就希望投的项目尽可能成功,能够赚很多钱,我们不想要这样的东西。

我们希望我们的LP本身就具备非常好的创新意识以及对这些新鲜事物内心的喜欢。我们接下来也会吸引一些年轻富豪进来做LP。但我希望这样的年轻富豪不是富二代,而是自己创造财富的年轻一代。

盛总刚才说90后创业者成功率低于70后,现在90后创业非常热,你对于90后创业者有什么意见?如果你们投90后创业者,有什么样的标准?​​俞敏洪:我觉得不能一概而论,说90后一定就是年轻没有经验或者情绪波动。举一个简单的例子,新东方上上月任命的乐词网老总只有22岁,没有上过大学,16岁从家乡跑出来,一个人在互联网打拼到今天,按照新东方现在的标准,做我们基本的员工都不符合。尽管他是一个90后,实际上在互联网领域打拼这么久,经过了很多挫折,加入了很多公司,也做出了一些成就,个性也变的比较平稳,但是又保持了年轻人玩的创意,你会发现这种人就能用。像这样的90后让我们投资的话我们马上就会投,因为他的个性成熟了,他也年轻。

俞敏洪:在同样一件事情上,两个人同时做,看他们能够把这个事做到什么地步。我做培训课的时候,中关村已经有了几十家培训机构,和我做的一模一样。我是从他们手里生生的把学生拿过来的,后来就新东方一家上市了。

盛希泰:我们能给创业者什么,就是我们和其他投资人的区别,这个区别是比较大的。我们这种经历能给创业者提供的东西是不一样的。我们洪泰是一个中文名字,还有一个是英文名字是“Angel

Plus+”。这是说对于年轻人在创业中的帮助“不只+一点”,而是三个“+”,一个是加上我们的资源、人脉、经验教训包括心理规划。俞老师是第一代创业者,而我解剖了这么多企业的IPO,这种体验是一般投资人没有的。

第二个“+”是我的一个体会。一年多天使投资的实践告诉我,创业者最需要的不是钱,是需要你帮他一块做什么。投资人的身份瞬间就过去了,投完钱之后覆水难收,不要再想钱的事情了,你要跟他共同创业,成功概率一定很高。也有很多天使投资人撒种子,这个行业布局十个创业者,成一个算一个,这个成功概率很低,你说的20%已经很高了,二八开是不可能的。其实天使投资人10%就已经很高了,我们希望达到30%的目标。

第三个“+”是就我们投资阶段来讲,因为有前面两个“+”的努力,我们跟创业者的对话能力不一样,创业者对我们的认可程度也不一样。我们可能对LP的程度不一样,因为LP是出钱的人,我们进入一个项目的成本比一般的基金要低,价格相对便宜。因为前面两个“+”会拿到便宜的项目,这是我们的一个理念比较完整的解读。

俞敏洪:我自己可以去做创业导师。我们前后端的资源比较丰富。比如,一个创业公司做大了以后,整个上市流程从基金本身就完成了,因为希泰在这方面太专业了,一般的天使投资不可能有这样的东西。

       俞敏洪:我让年轻人来跟我吃顿饭什么的还是很轻松的,我老跟年轻人有饭局。

回到顶部

上一篇:中国底层青年的生存困境和出路 下一篇:马云:创新需要年轻人
 
关于我们 | 会员注册 | 友情链接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郭海臣思想网服务邮箱:guohaichen@vip.qq.com  粤icp备090066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