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会员  忘记密码
搜索:      中文版  English  收藏
  思想家 经济学家   专家团 成为专家   经济数据 行业数据   拿地造房
  企业家 行业专家   企业主 注册客户   楼市大全 经营工具   卖房买房
  思想社介绍
  郭海臣其人
  业务分布
  业务流程
  获得奖励
  著作丛书
  商业理论
  财经文库
  管理文库
  营销文库
  策划文库
  鬼谷智慧
  实战真经
  案例解析
  环球咨询
  城市经营
  乡镇经营
  住宅地产
  商业地产
  旅游地产
  大盘开发
  工业园区
  城市综合体
  视 频
  音 频
  幻 灯
  图 库

文化  


立足新兴市场 寻求发展动能的中国外交
作者:网易      时 间:2014-10-20
关键词:
 

    时隔一年,李克强总理再度访问德国。作为当今世界制造业强国,中德如此密集的互访所凸显的经济外交意义非常明显。如果说去年出访德国三天内签署的17个合作文件已经显示了这种合作的高效,此番4天签订50多项合作文件,一共价值181亿美元,则更彰显了经济的内涵,高效且高收益。这一高效节奏继续体现在随后的俄罗斯访问中,三天里签订了合作协议39项,其中包括中国参与修建莫斯科至喀山的770公里高速铁路,以及1500亿元人民币的本币互换协议。联想到中俄刚刚签署的天然气大单,双方准备以本币交易天然气,这一货币互换协议的重要意义内在含义就非常丰富了。事实上,这种带有强烈经济内容的外交在最近一两年的中国外交活动里,体现得非常强烈。国家主席习近平访问拉美之际,专门过境希腊,在有限的时间里专门会见了希腊的总统和总理,推荐了丝绸之路经济带的设想,并且专门提到比埃雷夫港合作项目和与中方准备以希腊为中欧合作的桥头堡和中转站。

  中国外交的层次变化

  与传统的首长招商不同,中国目前的外交活动有着进一步的分类和不同的步调。和德国这样的发达国家,外交主题是扩大技术和产业合作,共同提升工业水平,同时谋求对方更多的市场开放。而对于俄罗斯这样的新兴国家,则是基础设施合作,以及进一步的金融合作,谋求提升新兴国家的货币地位,以图实现对现有西方主导的经济霸权的改造。面对希腊这样的西方发达经济共同体的边缘国家,则以具体的项目合作方式。通过实际的经济支持,谋求对方帮助,以实现中国经济更进一步进入发达国家市场。具体的策略不同,显示了当前中国经济发展的阶段性需求带来的现实外交的调整。2000年之前,中国外交一直以基本国家安全为主题,2000-2010年一直以调整建立新的国家关系为核心内容,现在的中国外交,则是作为新兴市场国家的一员,力图推动国际经济与政治秩序的变化,以实现并维护自己的发展利益为目标。

  事实上,也就在李克强出访的过程中,国际金融政治又出现了几番唇枪舌剑。首先是名头响亮的经济学家、前IM F首席经济学家、现在的印度央行行长拉古拉迈·拉詹(R aghuram R ajan)1010日亲自上阵批判自己的美国同行,“美联储应该避免自己的政策造成对外部世界的伤害”!这位美国科学院院士,前财政部顾问与金融协会的主席,直截了当地称美国正在推行极端有害的货币政策,“谁也不知道美联储的紧缩政策会导致什么样的结果,这会给新兴市场国家造成极大的损失,我确信的是我们必须积极做好准备未来的动荡!”

  与拉詹点名批评美联储的货币政策不同,5月刚刚转正的南非财长恩兰拉·内内(N hlanhla N ene),则在11日针对西方金融圈对金砖国家发展银行的冷嘲热讽做出了全面反击。“金砖国家发展银行(N DB)不是一个难产的机构”,内内强调,“不能在短短几个月内就对金砖银行的建设下结论,不要认为什么都没发生,事实上很多事情正在发生,我们都同意这个规划逻辑,并且批准了各自的份额,这是一个伟大的成就。”

  虽然拉詹和内内各自发声的内容不同,但是实际落脚点却相当一致。在美联储进一步缩减Q E之际,新兴市场国家面临资本外流、货币贬值、增长乏力的全面压力。而联合起来,做好准备,以防更大的波动则是一个必要的选项。而这一态度很大程度上又凸显了中国近两年外交变化的主题,力图推动国际经济政治秩序变化,实现并维护本国的发展目标。中国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也是新兴市场国家中较为成功的一员,首先提议建立金砖国家发展银行,本身就是近年来中国外交中非常重要的一步。

  现实的国际政治经济格局未变

  一般而言,一国外交首重的是安全,国际安全也是一般国际活动的首要目标。自中国恢复联合国席位以来,通过近三十年的国际参与,中国既摆脱了冷战时期两面受敌的不利处境,又成功度过了冷战后的不稳定时期。而在基本安全之外,更进一步的国际经济与政治治理,则是真正体现国家的基本实力和外交能力的层面。而且国际经济和政治秩序本身的维护,以及主导权的争夺,事实上决定了国际安全的基本状况。特别是1990年以来,IM F和世界银行这样的组织,在国际事务中的关键作用越来越明显。而这一趋势在2008年世界性的金融危机之后,更为明确清晰。

  肇始于美国的金融危机,很快波及到全球。与以往世界经济由美欧日决定不同,新兴市场国家国内生产总值已经占了全球GDP1/3。特别是所谓的金砖国家(B R IC S),占全球G D P的近20%,全球贸易额的40%。应对全球性金融危机则必须要新兴市场国家发挥作用。在这一因素之下,原先的西方七国集团发生了变化,全球主要的经济体和能源生产国组成的20国集团领导人峰会应运而生。一开始这一峰会被认为是国际经济与政治治理的全新平台,但事实上人们很快就发现,这一平台非但没有促进IM F更为全面包容性的国际经济治理机制,反而出现了人多热闹不干事的状况。自求多福,各自为战的救市活动成为主流,乃至于著名经济学家斯蒂格利茨评价说,全球经济最后依赖于各国救市资金的溢出效应。IM F的货币篮子与特别提款权都没有什么变化,反而美联储开始起到危机状况中最终贷款人的作用。与美国签订货币互换比向IM F借款要可靠,这一事实也造成了20国集团原本商议的货币互换计划成为一纸空文。

  这样一种经济秩序约束下,美元优势不减反增。原本认为欧元这一美元的竞争对手,将在金融危机中发挥更为全面的作用,但事实正好相反。美元充分利用了自己计价货币的作用,进一步发挥了自身避险资产的价值。而欧洲因陷入主权债务危机的陷阱之中,欧元成为扶不起来的阿斗。随着后危机时代的到来,虽然美国经济前景并非完全明朗,但是美元走势却越来越强。这一情况甚至出乎美国人自己的预料,比如美国财长盖特纳就认为,国际金融稳定委员会将会在危机之后的全球经济治理中发挥重要作用。但事实上这个机构并没有成为新的IM F(世界银行),更多的是一种行业评定机制。简而言之,最后的危机处理权仍然握在美国手中,这并非是美国太强所致,而是因为其他国家国际经济治理能力太弱,世界经济秩序治理太弱。

  我们虽然不能说危机之后的世界依旧,但是全球经济与政治的治理格局没有大的变化,则是一个基本事实。正因为国际经济与政治治理格局依旧,所以新兴市场国家虽然过去20年在全球经济有了相当大的发展,但是在危机中仍然是脆弱的一环。美国可以借助自己的经济霸权,通过Q E转嫁危机。而随着美国结束Q E,资本宽松时代即将结束,新兴市场国家的处境则更艰难。虽然目前美联储还没有施行强硬的鹰派手段,但是事实上半年以来缩减Q E,已经导致了新兴市场连续走跌。就像汇丰银行亚太区负责人斯蒂芬·威廉姆斯所讲的那样,“对流动性告罄的新兴市场而言,即或一个温柔的美联储也会异常粗暴。”现实如此,而想要全面改进这一环境,实现治理格局的优化,则是一个路途遥远,又必须稳扎稳进的过程。

  在压力下求突破的中国外交

  政治无非体现实际经济的需求,对于中国而言,立足本身的实际地位,争取自身环境的改善就是必然要做的。也正基于此,我们看到近些年中国外交充分把握新兴市场国家的这一概念,将过去三个世界外交策略落实为新兴市场国家。金砖国家从一个概念已经变成了一种实际的机制,通过金砖国家首脑会议机制,以及成立金砖国家开发银行的举措。中国事实上开始了推动国际经济与政治治理的实际制度建设。如果说两年前的这一倡议仅仅是基于对未来的憧憬的话,目前新兴市场国家,特别是金砖国家面临的普遍经济波动压力,则表明这一机制恰恰是有着现实意义的。因为发达国家的经济波动,新兴市场出现的经济波动教训不止一次。而向IM F借款的那种屈辱,对任何一个新兴市场国家而言都是一种折磨。这也正是金砖国家虽然有着不同的政治文化背景,也有现实矛盾纷争,但是基于共同的利益关系,仍然愿意克服困难建立金砖银行的要义所在。能够顺利坐实金砖国家概念,这事实上也是中国外交的成功。而作为亚洲国家,立足本区的经济与政治治理建设也必然会成为中国外交的另一重点。中国力主推动的亚洲基础设施建设银行,虽然遭到了美日的冷处理,但是对于亚洲数量庞大的发展中国家而言,则有着现实意义。所以目前这一计划仍然得到了大量支持。甚至于被认为美国忠诚的亚洲盟友的新加坡也表示支持,这事实上也是中国外交的一个突破。

  除了这种国际治理机制的突破,近期的中国外交也在具体的国家交往上,给出了一些值得注意的变化。新兴市场国家在世界经济与政治治理中之所以话语权较弱,根本而言还是在于实力不够。中国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制造业大国,并未能全面位居制造业上游地位。对于中国而言,真正有效的切实改革,进军标准更高更严格的发达国家市场是必须的选择。在美国积极推动T T PT T IP之际,如果运用WT O规则,加速中国融入国际市场已经是一个相对大的挑战。这也是我们看到中国采取多边外交策略的原因。发达工业国家中与中国经济有上下游互补关系的德国、法国、英国,已经成为中国外交的重点。通过这些双边经济合作,真正实现产业升级和产品标准的提升,这对中国经济而言是必须的。与此同时,通过提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新海上丝绸之路,中国政府也提出了相对与自己实力匹配的经济合作计划。力争在桥头堡国家建立深入的经济联系,这似乎已经是中国外交的一个重点。泰国、希腊、土耳其、坦桑尼亚等等,既有过去冷战合作的背景,又有现实的合作需求,对于中国经济发展寻找新的动能非常有益。

当然新的合作也就意味着新的风险,事实上长期以来中国在人民币国际化等问题上都持有保守态度。上月底,中国与欧元实现直接的货币兑换,才初步实现了人民币与国际主要货币的直接兑换。而欧洲国家事实上已经考虑将人民币列为储备货币,这说明当前虽然中国经济走缓,但是仍然有着强大的潜力。走稳并走好,真正参与推动后危机时代的国际政治经济治理,实现并维护本国的发展目标,对中国外交而言还有许多待竟之业。

回到顶部

上一篇:诺贝尔奖的公平与不公平 下一篇:以前看不懂鲁迅,现在再看满眼泪花
 
关于我们 | 会员注册 | 友情链接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郭海臣思想网服务邮箱:guohaichen@vip.qq.com  粤icp备090066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