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会员  忘记密码
搜索:      中文版  English  收藏
  思想家 经济学家   专家团 成为专家   经济数据 行业数据   拿地造房
  企业家 行业专家   企业主 注册客户   楼市大全 经营工具   卖房买房
  思想社介绍
  郭海臣其人
  业务分布
  业务流程
  获得奖励
  著作丛书
  商业理论
  财经文库
  管理文库
  营销文库
  策划文库
  鬼谷智慧
  实战真经
  案例解析
  环球咨询
  城市经营
  乡镇经营
  住宅地产
  商业地产
  旅游地产
  大盘开发
  工业园区
  城市综合体
  视 频
  音 频
  幻 灯
  图 库

营销  


房子卖不动 政府称退地可以但没有钱退
作者:第一财经日报      时 间:2014-6-4
关键词:

 

    “我们已经申请了退地,但政府方面给的说法是,退地可以,但暂时没有钱退。”开发商李明(化名)近日颇为郁闷,由于公司旗下楼盘销售持续低迷,他试图将手头几百亩还未开发的土地退还给地方政府。

      4月以来,李明在这个东部三线城市的楼盘已经基本卖不动。

     “我们公司的负债率不高,还没到大难临头的时候,但房子卖不动,确实难受。”李明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称,“土地既然不能退,那就先放着吧。”

      和李明一样,越来越多的开发商正在对买地失去兴趣。

     “去年下半年土地市场的火爆现象难以延续,各线城市土地均有所降温,并已开始产生分化。”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告诉本报记者,房企销售不佳、资金链趋紧,虽然对一线城市地块仍有渴求,但购地已趋于谨慎及理性。

      流拍频现

      楼市下行压力传导到土地市场。

      中原地产研究部统计数据显示:5月一线城市合计土地成交额为266.6271亿,这一成交额是最近一年来的最低点。

      其中,住宅土地成交仅7宗,成交土地额为76.8亿,也创造了最近一年来的最低点。住宅类地块楼面成交均价为7592元/平方米,相比4月份的12363元/平方米,成交均价有所下滑。平均溢价率为16.5%,低于4月份的37.2%。

      一家全国性开发商广州公司负责拿地设计的吴小姐告诉本报,虽然最近该司在考察一些地块,但已经基本不参与投标。“目前必须谨慎再谨慎。”

      克而瑞研究中心提供的数据显示,5月,15家典型房企的拿地面积为274.6万平方米,同比下降66%,拿地金额88亿元,同比下降65%。

      其中,华润置地、龙湖地产、绿城中国、世茂房地产、雅居乐、远洋地产等龙头房企全月均未有土地入账。

      事实上,5月份各地政府均加快了推地速度,但由于目前整体市场不景气,开发商拿地意愿大受影响,流拍和底价成交情况反而继续扩大。

      广州、沈阳、成都、昆明、杭州、南京、佛山、长沙等热点城市均“未能幸免”。

      沈阳上月共推出18幅土地,最终仅8幅成交,其余10幅土地全部流拍。可作为对比的2013年5月,沈阳推出的7幅土地全部成交。

      一位在沈阳有多个项目的开发商告诉本报记者:“沈阳前几年出让了大量的土地,目前当地楼市已供过于求,再加上新增人口导入不足与银根紧缩,楼市、地市双双陷入低迷。”

     “目前大家关心的是如何去化库存,哪有心思买地。”李明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现在形势还很不明朗,卖楼远比买地紧急。”

      易居中国执行总裁丁祖昱认为,房企对当前土地市场基本看淡,土地市场进入寒冬已成定局。

      合富房地产经济研究院院长龙斌告诉《第一财经日报》,接下来土地市场将会更冷。在市场不接受的情况下,地方政府的土地供应节奏也会放缓。

      4月28日,广州推出一宗位于老城区海珠区的橡胶新村东部住宅地块,作为难得一见的广州老城区住宅地块曾引起广泛关注,不过近日广州市国土房管局突然宣布该地块中止出让。

      土地收入下滑

      在同策咨询研究总监张宏伟看来,2014年以来,房地产市场供求进入低迷期,土地出让金也呈现出增幅下滑的态势,部分城市甚至出现土地流拍的情况,这将直接影响到地方的偿债能力,甚至可能引发阶段性的土地财政危机。

      张宏伟对本报记者称,在目前分税制格局下,地方土地出让收益的一部分需要上缴中央,剩余的卖地收入则属于地方的政府性基金,除必需用途外,地方政府对其余卖地收入支配权限较大。从这个角度来讲,土地财政引发了各地的推地卖地热潮。

      中原集团创始人、董事施永青对本报记者称,大多数地方政府把还债的希望寄托于卖地,一旦房地产价格下跌,“借新还旧”就不再起作用。“新债融不到这么多钱,旧债就会出问题。”

      一位房地产私募基金负责人和记者分享了一个真实的案例:他的一位朋友在南京拿了一个20万平方米的商业项目,现在基本“死”在那里了。在他拿地的时候,地方政府告诉他,这个区域只规划了他们一个商业项目。结果两年后,周边商业地产“遍地开花”。

      上述在沈阳有项目的开发商表示:“现在不少地方政府在举债方面的想法就是‘管借不管还’,在土地滞销的背景下,一些前几年大搞基建的地方政府甚至连偿付利息都有困难。”

      面对着土地收入下滑和地方债务高企的双重困境,部分地方政府已无法淡定。

      包括南宁、芜湖、宣城、铜陵、无锡、宁波在内的多个城市推出了直接或间接的“救市”政策。

      野村证券中国首席经济学家张智威对媒体表示,对于一些地方政府的托市政策,中央默许的可能性更大,因为地方政府财政压力比较明显。过去,中央政府的货币政策比较松,地方政府可以通过其他途径找到资金,但现在,地方政府对土地的依赖度更强。

      同策咨询近日发布的《2013年45个限购城市土地财政依赖度》报告显示,土地财政依赖度较高的(超过80%)13个城市,依次是杭州、佛山、南京、长沙、三亚、合肥、福州、昆明、济南、徐州、宁波、温州、成都。其中,杭州、佛山、南京、长沙4个城市超过100%,杭州以156.4%排名首位。

      继续卖还是断供

      据本报记者梳理,面对着楼市、地市双双遇冷的现实,地方政府在推地策略上出现了明显分歧。

      杭州、上海等城市的土地几乎“断供”;成都、沈阳等城市仍在冒着流拍的风险大力推地;而以常州、连云港为代表的城市则大幅下调了供地总量。

      一位资深业内人士认为,政府“惜售”土地,赌的是财政储备与市场转暖的时间长度,其中要害在于政府短期内不靠土地收入也能正常运转。杭州、上海之前卖地收入丰裕,财政有所储备,因此政府敢于赌一赌市场转暖,也是正常的。

      张宏伟表示,今年国土资源部暂停对外发布全国住房用地供应计划,改由地方自行公布,这将增加地方政府在土地供应方面的主动权。尤其是在供地量与节奏上,地方政府有可能会通过减少供地计划、放缓土地出让节奏、降低入市门槛等措施避免土地流拍,进而扭转土地市场僵局,获得更多的土地出让金溢价收益。

回到顶部

上一篇:供需双双低迷降价范围将扩大 下一篇:绿城向15万名老业主发百亿购房券
 
关于我们 | 会员注册 | 友情链接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郭海臣思想网服务邮箱:guohaichen@vip.qq.com  粤icp备090066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