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会员  忘记密码
搜索:      中文版  English  收藏
  思想家 经济学家   专家团 成为专家   经济数据 行业数据   拿地造房
  企业家 行业专家   企业主 注册客户   楼市大全 经营工具   卖房买房
  思想社介绍
  郭海臣其人
  业务分布
  业务流程
  获得奖励
  著作丛书
  商业理论
  财经文库
  管理文库
  营销文库
  策划文库
  鬼谷智慧
  实战真经
  案例解析
  环球咨询
  城市经营
  乡镇经营
  住宅地产
  商业地产
  旅游地产
  大盘开发
  工业园区
  城市综合体
  视 频
  音 频
  幻 灯
  图 库

文化  


无财产即无人格——洪振快解读“亚财政”
作者:凤凰网读书会      时 间:2014-4-21
关键词:

      无财产即无人格——洪振快解读“亚财政”

      核心提示:“亚财政”是洪振快在08年提出的一个新概念,相对于“正式财政”,洪振快给它的解释是:是官吏集团利用权力汲取和瓜分社会财富的集体腐败现象。“亚财政”亚生于国家正式财政,所起的作用却不亚于国家正式财政:它是朝堂之下的另一种规则,使民众在缴纳“明税”之外还要负担“暗税”。如果说“明税”体现了官民博弈均衡,那么“暗税”的潜滋暗长则最终会突破民众的税负能力,博弈均衡便会因此被打破,民变频发,社会崩溃,政权更替,实现新的博弈均衡——这正是中国历史独特的治乱兴衰的“历史周期律”。

      洪振快:“亚财政”是官吏利用权力汲取和瓜分社会财富的非正式制度

     “亚财政”就是第二财政,历史上叫“陋规”。第一财政是国家正式的财政,一般称为“经制财政”,也称“正供”。“亚财政”亚生于第一财政的非正式制度。第一财政解决的是国家政府、军队运行,亚财政是官员自己发展出来的,是一种用掌握的权力汲取和瓜分社会财富的非正式制度。

      在《亚财政》这本书中可以看到很多例子,官员对亚财政的重视程度甚至超过正式财政,因为正式财政是摆在明面上的,其收支活动是官员履行其职责,对自己的利益关系不太大,但是亚财政关系到切身利益,所以有时候比正式财政还要重视。咸丰年间的四川学政何绍基就说“上司各项陋规等于正供,不能短少”--给上司送礼和国家正式财政没什么两样,绝对是不能少的。国家正式财政中的收支活动出现问题还有办法弥缝,不给上司送礼可能马上就会丢乌纱帽。

      由于正式财政有严格的制度,官吏不能从里面拿到多少,所以他们必须通过亚财政的方式汲取社会财富。比如中国历史第一大贪和珅,和珅的财富到底有多少有很多说法,比如有说八亿两的。我认为八亿两不可能,因为正式财政一年只有大约四千万两,八亿两相当于二十年的税收,和珅掌权不到二十年,难道所有税收都要增加一倍给他一个人?这个不可能。但是他的财富确实很多,估计八千万两肯定有,相当于现在300亿元。这个数目非常惊人。清代亚财政的规模,实际上要超过正式财政制度。

      在亚财政里,也有一个严格的分配制度,这一点与正式制度没什么两样。书当中有一个广西的例子,一项收费官员拿到多少钱,是根据等级分配的。在广西当巡抚多少天时间是按天数算,精确到天数,比如说一天给他多少两都算得非常精确。实际上已经等同一种正式制度。

      亚财政是一个系统性、制度性的腐败机制。比如,皇帝要反贪,禁止官员贪污腐败,禁止官员发展亚财政,但实际上他自己就是最大的贪污犯,也是亚财政的最大受益者。书当中有一个例子讲乾隆六下江南的经费,也就是现在所说的“三公”消费中的公费旅行经费。乾隆六下江南要花很多钱,这个钱国家财政是不能给他出的,皇室(内务府)财政和国家财政是分开的。乾隆想去旅行,经费必须另外想办法,内务府帮助他找财源,所以两淮盐务中的贪污腐败问题很多是因为必须通过亚财政的渠道把这个旅行经费提供到皇帝手上去。乾隆收藏了许多书法名家字帖,号称“三希堂法帖”,有很多书法真迹是需要很多钱买的,地方官员进贡的时候,这个钱不可能是他的工资,他也只能在正式财政之外开辟一条新的道路,这就是亚财政。

      在中国历史上,财政是没有监督的。清代粤海关官吏在收税时的种种恶劣手法,鸦片战争和其有很大关系,后来在《南京条约》第十条就是制约这个事情。乾隆时代开始,粤海关监督(相当于海关关长)通常是内务府派人去,他的目的就是要弄到一些钱,包括存世的一些清代的铜版画,刻印铜版画的经费哪里来?也是利用粤海关官员拿到的钱去刻。所以皇帝也是亚财政最大的受益者,他自己是反对这个的,但实际上是他贪污得最多。每年有那么多进贡,还有各种各样财富集中到他手上,他是最大的受益者。如果说贪污腐败的话,他是最大的贪污腐败。所以他是没有办法解决亚财政问题的。粤海关不仅涉及到中国人,还涉及到外国人,外国人在鸦片战争之前一百年当中已经为此和中国发生了很多冲突,英国东印度公司也曾经派人到北京告状、上访,但是都解决不了,最终成为中英冲突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所以腐败不能说一定导致亡国,但是对国家的运行会造成非常大的混乱。

    亚财政的产生的原因

      在《亚财政》这本书中的解释:亚财政的产生是因为权力,因为这本书的核心问题是财富暗流,不是明的财富,而是暗的财富,暗的财富由权力瓜分社会财富形成的,历史上很早就有了。但是清代历史材料比较集中,我们能够把它看得比较清楚,整个亚财政的面目,它的动力、规模、影响非常清晰。亚财政产生的原因,最重要的是权力。吴思老师的潜规则讲合法伤害权,书中有一个新的提法,作者认为合法伤害权有缺陷,还不能涵盖很多东西,所以提出“合理赐福/利权”。“合理赐福/利权”。比如大家都听说演艺界存在“性贿赂”这样的潜规则。导演可以给人提供当演员的机遇,这个机遇,导演可以选这个演员,也可以选那个演员,我把这个角色给你,你有了出镜的机会,也就有了成名的机遇,成名会带来很多名和利,也就是提升了精神性的“福”和物质性的“利”,所以导演实际上已经赐给你一定的福/利。他赐你福/利,按照交换原则你要拿东西交换,他最需要什么,你给他提供什么,双方都增加了福/利,互惠互利,交换就容易达成,当有些导演喜欢“性贿赂”的时候,就会有演员提供。从官员的角度说,他手上有合法伤害权,也有合理赐福/利的权力,他对资源分配能力很强,这些资源是个人生存、发展所需要的资源,在这种状况下,你肯定要跟他交换,然后就会形成灰色的财富流,就是财富暗流。

      王建勋:“无财产即无人格”

      西方的宪政民主道路,跟财政、税收关系非常密切,远则可以追溯至西欧的封建社会,比如1215年的《大宪章》,是当时25个贵族逼着英国国王签署的,很重要的原因即跟征税有关。英国国王约翰喜欢打仗,打仗就要花钱征税,向贵族征很多的税。结果到1215年的时候贵族们不干了,忍受不了,拿着剑逼着国王签署大宪章。大宪章里面最重要的条款之一就是国王要征税的话必须经过贵族们同意,演变成后来西方的“无代表,不纳税”传统。《大宪章》到明年就整整八百年了,也就是说,西方人在八百年前就已经提出,如果议会里没有我选举的代表,我是不纳税的。可是,我如果问在座的,你们有没有纳税的义务?我猜想,大部分都会说“有”,如果我追问你为什么?你会说,因为这是法律规定的。西方人不这么想问题,不是说法律规定让我纳税我就有纳税的义务。没有。纳税有一个基本前提--非常重要的一个前提,那就是,必须是经过我同意,我才交税。如果这个税收没有经过我同意,我是有权利拒绝的。为什么有这样一个原则?因为西方人对财产权重视。政府向我征税,就意味着剥夺我的财产权。而财产权是一项基本权利,如同言论自由、结社自由、宗教自由一样,能让你称之为“人之为人”的这些权利和自由,如果不享有这些权利和自由,你就不是一个人,不是一个真正具有独立人格和尊严的人。

      而财产权为什么扮演这么重要的角色?就是因为财产权是一个人获得独立和自由的前提和基础,如果你没有财产,如果你什么都没有,你是不是要依附于别人?你要到大街上乞讨。如果你一无所有的话,你的人格就受到贬损,所以在罗马法上有一句法律谚语:“无财产即无人格”,如果你没有财产就没有人格,如果你一无所有的话,你本身就会变成他人的财产,这就是奴隶。如果你什么都没有的话,你自己就成为财产了,就不再是一个人了。所以这在西方是非常重要的一个观念。他们总是要千方百计地限制政府的征税权,《大宪章》可以说是一个开端,在英国过了四五百年之后才有所谓的“光荣革命”、《权利法案》,这时候议会的权力已经足够大,彻底限制住了国王的征税权。这同时也就意味着议会的兴起或者说代议制的兴起同样是因为征收权。

      王建勋:财产权是所有其他权利的基础

      王建勋:美国联邦最高法院马歇尔大法官曾经判过司法审查第一案,他在一个判决中曾经说,征税的权力包含毁灭的力量。什么意思呢?如果政府可以随意跟你进行征税,也就意味着政府可以毁灭你。这就是说财产权是你安身立命的基础,如果政府征税的权力不受到限制的话,它可以把你变成奴隶。这种对财产权的重视,在西方的思想史、宪政史当中是极为重要的。洛克在他的《政府论》当中也提出,为什么我们要设立政府?设立政府主要的目的或者说根本目的就是让他保护我们的财产权,没有别的。当然,他所说的这个财产权比我们今天说的宽泛得多,包括人的生命、自由,还有狭义上的财产,都属于你的财产。为什么这样说?这是来自很重要的古典自由主义的观念,叫做自我所有权,这种观念认为每个人都拥有自己的生命,认为你的生命就是你的财产;每个人都拥有你的自由,你的自由也是你的财产;但除此以外还包括物质性的东西是你的财产。这三者都是属于你所有,这就构成了所谓自我所有权。你首先拥有自己的身体,你有权力支配自己的身体,你有权力支配自己的自由。在洛克看来这是设立政府的目的,我们设立政府不是要它管着我们,也不是说让政府提供免费教育、免费医疗,让政府修路、发展经济、盖房子,盖什么廉租房、经济适用房。No,这些东西跟政府没关系。这是一种非常小的政府观念,或者说是最小政府、最小国家。政府所做的仅仅是阻止别人侵犯我的生命权、自由权和财产权就够了,其他的你不需要给我做,我会自己去做。你不需要替我建学校然后让我免费上学,你不征我的税我自己就可以办学,我办学比你办得还好。

      所以,这样一种观念就把财产权放在核心位置,甚至我们可以说,如果财产权得不到良好保护,你其他所有权力和自由都得不到保护。所以美国人在独立革命的时候流行一句话,叫做财产权是所有其他权力的基础,所有其他权力的保护都依赖于财产权的保护。如果财产权不能得到保护,你的生命能延续吗?你肯定得饿死,首先你吃的东西得属于你自己,你的生命才能延续,你的其他自由和权力通通依赖于你的财产权是不是受到保护。所以他们把财产权放到核心的位置,这跟我们的传统在很大程度有根本性的区别。我们觉得侵犯一个人的财产权不算什么,政府拆一个房子,很多人说拆房子要城镇化,要有规划,拆你的房子算什么。政府对财产权的侵犯有两种最主要的方式,第一种就是征税,第二种就是征收。这两种第一个字都一样,都叫“征”,它们在性质上是一模一样的。你如果觉得政府随便拆你的房子你不能接受的话,那政府随便征税你也同样不应该接受。但是我们对此不是特别敏感,如果政府把你的房子掀了你很气愤,如果政府给你工资里面扣税,你麻木不仁,甚至你觉得天经地义,你觉得政府有权力向我征税。

 

      以上内容是根据凤凰网读书会中,洪振快与王建勋在读书会现场就“税权、国家与个人命运”的主题讨论整理得来!

回到顶部

上一篇:为什么我们总在遗忘“他人的痛苦”? 下一篇:法律不是造出来的,而是发现出来的
 
关于我们 | 会员注册 | 友情链接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郭海臣思想网服务邮箱:guohaichen@vip.qq.com  粤icp备09006697